我們要付出愛,像曾經我們得到的那樣。

01

這兩天看到一則視頻,心裡五味雜陳。

一間不大的教室裡,一群年過半百的老人,正端坐著聽老師講課。

他們中的大部分人,都過了知天命的年紀。

有人視力不好,戴著老花鏡很費力地盯著屏幕,有人耳朵不靈,需要很努力前傾著身子,才能聽清楚老師在講什麼。

這並非什麼成人補習班,而是一個“老年人智能手機培訓班”。

教學內容,是一些我們司空見慣的操作流程,怎麼發微信,怎麼上傳照片,怎麼接通視頻……

而這些,原本是他們的子女應該教會他們的。

他們學得越認真,看起來就越心酸。

40多年前,他們也曾是頑劣的孩子,每天最大的煩惱,就是讀書上課。

時光穿梭近半個世紀,他們成為了父母,竟又不約而同再次走進教室。

只是為了學會那些先進的功能,能多跟自己的孩子說說話。

我們小的時候,父母教我們開口,帶我們學走路。

長大以後的我們,來到更大的世界,走得太遠,卻把父母落下了。

02

看過另外一個視頻。

女孩獨自生活在大城市,每天加班到凌晨,因為過度焦慮,患上了失眠症。

可自從媽媽學會用微信之後,就老給她發很多很長的語音消息。

甚至還會在大清早的時候,給她打視頻電話。

一夜未眠的她一肚子火,不耐煩地把媽媽拉進了黑名單,之後她清淨了一段時間。

沒過多久,她收到一個包裹。

裡面滿滿噹噹的,裝的都是治療失眠的保健品,還有一封媽媽手寫的信。

“媽媽的微信,好像壞了,給你發消息都發不出去,想給你打電話,又怕打擾你工作。

聽說你最近老失眠,媽媽四處打聽給你買了一些營養品,自己一個人,要好好照顧身體……”

媽媽並不知道,微信之所以發不出去消息,是因為女兒已經把她拉黑了。

女兒也不知道,無論她怎麼任性,媽媽都是那個無條件原諒她的人。

親情,永遠是無法割捨的紐帶,而父母,卻永遠被我們辜負得最深。

視頻裡媽媽的“無知”和無私,又何嘗不是生活中我們的父母?

03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,在大城市打拼的我們,和留在家鄉的父母,似乎已經不在一個世界了。

我們每天討論著熱播的電視劇、綜藝,關注著人工智能、新媒體崛起,生怕自己錯過下一個風口。

我們點著精緻的外賣,喝著25元一杯的咖啡。

而家裡的父母,每晚守著電視機,反复看著抗戰劇,不知道什麼是熱播,什麼叫爆款。

他們更多時候最大的期待,就是能看看孩子們的臉,跟他們說說話。

丹東的伊先生,家住城市,工作十分繁忙,為了跟父母保持聯繫,便給家裡裝了攝像頭。

有一次他無意間發現,老人竟然顫顫巍巍地站到高處,細心地擦拭攝像頭。

“兒啊,這樣是不是能看得更清楚些了?”

鏡頭前母親佈滿皺紋的笑臉,卻看得人心裡隱隱發酸。

網友

可媽媽不會寫拼音,只能手寫在小本本上拍照發給她,內容也都是一些關心她身體健康和吃飽穿暖之類的話。

我們的父母,跌跌撞撞地摸索,拼盡全力也想進入新的世界,理由永遠都只是“我想看看我孩子所在的那個世界”。

看過這樣一個新聞:

湖北十堰有一對老人去營業廳為家裡的WIFI續費,但其實他們根本不會上網,更不會視頻聊天。

之所以年復一年為WIFI續費,只是因為有了WIFI,孩子們回家就能多住上幾天……

我們的科技,越來越發達了,只要我們願意,下一秒就能看到父母的笑臉,但我們與父母的距離,卻似乎越來越遠了。

我們總是很忙,有時候甚至忙到從未曾耐心教他們使用過一次聊天軟件,教他們學會一個新功能。

世間本該彼此深愛的人,卻因為距離、經歷、時代,中間隔開了一條長長的河流。

04

微博上曾有個話題,

下面有個回答頗為戳心。

“因為孩子大了,想管管不住,想說說不過,想打打不著,父母自己也逐漸老去,對於普通的生活瑣事都越來越力不從心。

兒女悄然長大,他們卻已身材佝僂,孩子成了他們年老的時候最大的念想,也成了自己最大的軟肋。”

不知道從何時開始,父母不再是那個無所不能的超人了。

曾經的他們,會以長輩的口吻教我們做這做那,可是現在連跟我們說話都變得小心翼翼。

曾經的他們好像什麼都懂,而現在的他們會拿著手機,戴著老花鏡,面露難色地開口問我們:

“這個我不會,你能教教我嗎?”

父母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老的?

或許是他們拿著現金去付款卻被拒收的時候,或許是坐公交地鐵,卻不會使用健康碼的時候。

是當我們和父母面對面坐著,我們沉迷於手機裡五花八門的APP,而對面的父母卻對這個新世界一無所知的時候。

那個小時候為我們遮風擋雨的人,已經不知不覺被時代拋棄了。

而我們總是太過粗心,太缺乏耐心,我們需要應付各色的人際關係,我們會討好領導,會取悅同事。

我們對誰都好,卻唯獨對父母沒有耐心。

小時候,我們總是討厭父母的管束,理直氣壯的一句“不要你管”,便關上了溝通的大門。

長大後,我們嫌父母嘮叨,聽得煩了,便摀住耳朵不願意跟他們交流。

成家後,我們又把所有耐心和時間,留給了自己的孩子。

這一生,我們永遠都是父母置頂的話題,父母卻排在我們人生中的最後。

想起作家劉墉寫過一段很戳心的話:

“老人的心,總是那麼矛盾。我希望看見小鳥在空中飛翔的影子,又希望它能成為翱翔九萬里的大鵬。

我渴望孩子回家,孩子走到我們的前面,我們這些老人家拼命地趕,也只能看見他們的後腦勺。”

人這一生,父母和子女的緣分,其實只是一場目送。

小的時候,父母傾盡全力給我們庇佑,長大後就活成我們後方一個模糊的身影。

我們總是走得太快,以至於忘記回頭看一看他們已經落下了多遠。

05

有人說,成長是個和父母交換身份的過程。

小的時候,父母帶領懵懂的我們進入這個世界,長大之後,父母小心翼翼地想走進我們的生活。

他們一聲不響學習微信的樣子,像極了十幾年前,我們拉著他們的衣角,好奇地打量這個世界的樣子。

以前覺得所謂的孝順,就是讓父母不再奔忙,現在才明白,真正的孝順是帶父母看世界。

拉著父母坐坐新開的地鐵,讓他們學會掃碼上車。

教會父母使用手機,鼓勵他們多嘗試新功能,和他們分享新鮮的事物,就像小時候他們曾耐心為我們做過的一樣。

我們要付出愛,像曾經我們得到的那樣。

就像有句話說:“不要代表這個時代淘汰你的父母,幫助他們,接納他們,是我們能夠給他們的最好的禮物。”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