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什麼說人不能哭窮?

從命理的角度說,這會壞風水。

在科學上,是難過時呼出的空氣,有害健康。

心理學家說,這叫吸引力法則,你想什麼,就容易招來什麼。

喊窮一時爽,但總喊窮真的會越喊越窮,看完你就懂了。

一、是窮才抱怨,是抱怨才更窮

誰都有抱怨窮的時候,但總會有幾個特別愛抱怨的人,

看同事覺得討厭,看領導覺得不識人才,

好像自己工資低,都是因為公司,因為別人,甚至因為城市不適合自己。

他們也不想改變,

但私下吐槽的時候,鬧得最歡。

以前覺得,喊窮都是因為真窮,後來發現喊窮的人裡,不都是開局就慘。

你也許想不到,醫科大學頂尖的學生張進生,大言不慚領著低保度日。

不僅僅本科是尖子,碩士、博士的時候,他還考上了北大。

何況那是90年代,大學生都稀有的時候,畢業就給分配工作。

他本科畢業去了天津一家醫院,覺得給的錢少,委屈了他,整天唉聲嘆氣。

讀博士每月有5000補助,稍微好點,但後來因為家窮,沒法繼續深造,還得出來工作。領著只有1000的工資,他怎麼想怎麼煩。

只覺得滿地好工作,就他不賺錢,做事也開始糊弄。

天天喊窮的人,好像都相似,下班就放飛自我,提工作就愁眉苦臉,像是喜歡懶,遠超過了喜歡錢。

其實不管你狀態怎樣,怎麼抱怨,都沒人會給你錢。

一直哭窮,只能是越來越窮。

回到家鄉的張進生,再不是家裡的希望,住完二姐家又住大姐家,把本來不富裕的家拖垮了,就靠點低保。

誰還能看出北大高材生的影子?

就像黃執中說的:

人不斷地抱怨一個改變不了的事物是有爽感的,當你去抱怨一個你能改變的事情的時候,你反而會給自己壓力。

反复抱怨自己窮,不過是默認了無法改變。

手裡的牌是好是爛,都好好打,別越陷越深,拿著一手好牌,輸了一個精光。

窮的時候,辦法總比困難多。

二、好好去賺錢,比抱怨有用

作家方瑩曾說:

貧窮對於一個人來說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貧窮而不自知,窮而不思變,窮而安於現狀,甚至認命。

覺得自己窮了,那就去賺錢。

快遞小哥李慶恆也曾經手忙腳亂,每天做卸貨、轉運,裝車,累得要命,還掙不了多少。直到他偷偷練了一身本事。

趁著不忙的時候,他開始背分揀信息。

城市、區號、郵編、航空代碼,不管哪個地址,他都能瞬間說出對應信息。

那陣跟著魔似的,走在馬路上看見車牌,就要把相關的城市信息過一遍。

李慶恆還專門抽出時間,練實際操作。

包裹打好從1.5米摔下,包裹不破損才行。

最初他只是為了早點做完,早點回家,

沒想到送快遞5年多,他一舉奪得職業技能競賽的第一名,更想不到的,杭州市評他為高層次人才,給了他100萬的購房補貼。

這個數字,他做夢也不敢想。

買車優先搖號,3萬車牌補貼,都成了小意思。

當你想盡辦法提升自己,連命運也會幫你致富。

踏踏實實做好手頭的事情,賺到你能賺的錢,即便無力做到極致,錢也已經在路上。

簡書有作者講她們單位的保洁阿姨,50多歲,沒有什麼技能,出來補貼家用,每月將近1萬。

她本來都退休了,家裡經濟很一般,就找了中介,去寫字樓做保洁。

早上5點就起床,樓上樓下的活干完要9點,

眼睛澀澀的,因為不會用單位飲水機,常常是4小時不喝水。

因為她勤勞肯幹,為人和善,員工們有買了新房的、家裡需要保洁的,也來找她打掃,

兼職著賺了幾份工錢,逐漸積少成多。

不同人的賺錢,難易不同,快慢也不同。

但還好這個時代,沒有拋棄任何人,只要你願意賺,實力或年齡,都不是藉口。

抱怨黑暗,不如提燈前行。

每次的難過,每次的失落,都不是無路可走,窮苦的日子,也不是無從治愈,

想喊窮的時候記住,踏實賺錢更有用。

三、你說什麼話,就什麼命
有時會發現,我們不經意間說的一句話,某個瞬間就突然應驗。

你說什麼,就會活成什麼樣子。

畫家黃永玉過了半生苦日子,到處流浪。

在碼頭當小工,到瓷廠當苦力,學當木匠。到晚上再出去打獵,打到的肉,用來改善生活,填飽肚子。

剛跟夫人張梅溪剛在一起,想決定去理髮,可手裡只剩8毛錢,又是一通糾結。

結婚後他靠著木刻、速寫、投稿,也只賺點小錢。

跟金庸、梁羽生約頓飯,誰都沒帶錢,他竟泰然自若地畫起畫來,用店裡的醬油上色。還是金庸叫熟識的編輯過來,買單換畫,才付上了飯錢。

不管多拮据,他始終樂著。

就連動盪年代挨批鬥,又是挨打,又是下放乾活,他還一直安慰別人:“熬著一點啊,不會永遠是這樣的。”

如他所說,熬過去了,就是越活越有滋味。

50歲去考駕照,玩跑車,

為紀念自己養的猴子畫的郵票,成了中國第一張生肖郵票,發行時每版6塊4,現在早已上萬。

此外摩托車、獵槍、樂器,無所不喜歡。

窮慣了的,成了真正的富人,無聊裡面磨出來的,成了真正的玩家。

南懷瑾有句話:“窮歸窮,絕不愁,如果又窮又愁,這就劃不來,變成窮愁潦倒就冤得很。”

你說的話,就是你的心態。

想著熬熬就會過去的人,心態足夠好,往後錢會有,美好的生活也會有。

《一個都不能少》的小女主魏敏芝,被張藝謀帶去見了大千世界,回到家鄉,還是一樣乾著農活。

失落是難免的,她卻很快緩了過來,精進學習。

去北京電影學院落榜,又投入下一場考試,看書用壞了3個手電筒,終於考入西安外國語大學編導系。

往後留學、留校工作,組成自己的小家,人生像開了掛。

再和張藝謀見面,她用著流利的英文提問,而往事都已隨風,

是快樂,還是焦慮,是運氣,還是捧殺,都在人的心態。

積極往上看,得到時欣喜,得不到也坦然。

想喊窮時少說話,靜靜地走,沉心地熬,用力去夠,

如果真要說什麼,不如說句吉利話。

網上有個問題:“當生活真的過得很艱難的時候,你是怎麼熬過來的?”

高讚回答說:“痛苦來了,我們逃無可逃,只能學會與它和平共處,正視這份艱難,大步向前。”

生活壞到一定程度,都會好起來的,前提是別抱怨。

抱怨多了,再深的低谷,也還能往下走。

多想積極的一面,現在的窮,就都是過路的風景,都會峰迴路轉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