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家庭裡,父母最愛說的話是:他是你親哥哥(弟弟),你不管他誰管他呀?似乎在有的家庭裡,父母養女兒就是為了幫助父母負擔哥哥或者弟弟的生活。

《歡樂頌》裡的樊勝美的母親這樣的家長,現實生活裡太多了,雖然他們沒有像樊勝美母親那般把女兒啃得啥都不剩,但也是過度消費了親情,讓自己的晚年悲涼不堪。

社區裡75歲的楚阿姨坦言:一個家庭裡,做父母的千萬不要過度消費親情,否則自己晚年的悲涼不堪都是自己積攢下的怨恨。

02、傾訴人:75歲的楚阿姨
我今年75歲了,老伴過世3年了,我本想著去跟兩個兒子居住養老,怎奈兒媳們說我現在還能自理,最好還是一個人單獨居住得好。

我現在居住的房子是我們單位裡的老房子,我每月有3000多塊錢的退休金,手裡還有20多萬的養老錢。

按說我現在的身體狀況還算不錯,一個人居住生活不成問題,可我是個愛熱鬧的人,寂寞孤獨對我就是一種折磨。

我就給女兒打電話,我跟她說,我一個人居住生活太孤單了,我想去她家跟著他們一起居住養老。可女兒冷冷地回答我一句,不方便,就掛了電話,不理我這茬了。

我知道這個女兒還在生我的氣,她覺得我對兩個兒子好,總是跟她要錢去資助我兩個兒子家,況且,我在啥事沒有的時候,沒有幫女兒帶娃,這也是女兒後來不待見我的理由。

我家老大兒子結婚的時候,女兒已經上班一年多了,我一直跟女兒講的就是,你現在還年輕,掙錢總是控制不住自己亂花錢,所以,女兒上班後,把工資都上交給我。

而我跟女兒說,你在家居住,就每月給你點零花錢買女性用品就可以了,其他的就別亂花錢了,等你結婚的時候,我再把給你攢的錢拿出來當嫁妝。

女兒當時也很開心,覺得上班後離家近,可以每天在家居住,有父母照顧陪伴是件幸福的事情。

我家大兒子結婚的時候,我把女兒交給我的工資當成了,女兒給哥哥的隨禮錢,大概有15000塊錢。

當我跟女兒說這個事情的時候,女兒就不開心了。女兒跟我說,別人家的妹妹給哥哥隨禮都是幾百塊錢,為啥她要隨這麼多?

我就跟女兒說,等你結婚的時候,你哥再加倍給你隨回來的。

後來,女兒長心眼了,每月的工資也不都交給我了,而是自己留下大部分,只給我一小部分工資。

為這個我跟女兒吵了好幾次架,最終把女兒給吵到單位宿舍里居住才結束。

等到我家二兒子結婚的時候,我跟女兒要3萬塊錢作為她給二哥的隨禮錢時,女兒不願意,我就天天去女兒單位找她,跟她哭訴,他是你親哥哥,你不管他誰管他呀?

女兒覺得自己是這個家裡的提款機,很是傷心,但也經不住我的軟磨硬泡,最終還是藉錢給了我二兒子隨了3萬塊錢。

等到女兒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,我張嘴就要了10萬塊錢的彩禮錢,還跟女兒說,我會給你嫁妝的。

我把女兒的10萬彩禮錢分別給了兩個兒子買車花了,然後給女兒陪嫁了4床被子。女兒結婚後知道我沒有把10萬彩禮讓她帶回小家後,對我很是不滿意。

不管咋樣,反正我覺得我這樣做也沒啥錯的啊?誰家做老人的不是都是這樣的嗎?女兒嫁出去就是別人家的了,我不能再把彩禮錢給她帶回去,那樣我豈不是太虧了。

三個孩子相繼結婚後,我幫兩個兒子把孫輩人帶大了,等我家兩個孫子都上幼兒園了,女兒家的外孫女出生了。

本來女兒也沒有指望我能夠幫她帶娃的,怎奈等她休完產假上班的時候,女兒的婆婆摔了一跤,幫不了她帶娃。

女兒女婿買了好些東西來我家跟我商量,能不能請我幫忙帶帶孩子。

我以還要接送孫子上幼兒園為理由拒絕了女兒女婿的請求,老伴看不過去了,主動請纓說自己可以接送兩個孫子去幼兒園,讓我放心去幫女兒帶娃。

可我那時就是不想去,因為總覺得那是別人家的孩子,不是自己家的孫輩人。女兒女婿幾次上門被我拒絕後,就再也沒有回來跟我說帶娃的事情。

日子就這樣在吵吵鬧鬧裡度過,

我看女兒這個做姑姑的啥表示都沒有,我就給女兒打電話,讓她給兩個侄子各拿一萬錢作為上大學的獎勵。

女兒說沒有錢,我就跟女兒說,你現在給他們,等你女兒上大學時,他們會加倍還給你的。女兒回了我一句,當年你也是這樣說的,我結婚的時候,兩個哥哥一共才給我一萬塊的隨禮錢,說是你的主意。

我覺得女兒嫁人後是越來越不聽話了,先是每年不再多給我錢了,只有過年的時候,給我5000塊的過年費,什麼母親節,什麼中秋節,都沒有孝順錢了。

我就罵女兒太過於自私了,怎麼說哥哥們都是她的親人,怎麼不比她婆家人親呢?聽別人說,女兒逢年過節都會給她婆婆發紅包,多的時候3、5千,少的時候,也是3、5百。

女兒不理我,把手機放在一邊,不跟我多說話,我就直接上女兒家跟女婿說這個事情,讓他們多少也要給我兩個孫子一些錢,畢竟孩子上大學了。

女婿給包了兩個5000塊錢的紅包,我也不好再說啥了。

3年前,我家老伴突發疾病走了,喪葬費和一些補貼錢加起來有十來萬,我拿到錢以後,就跟三個孩子說,這錢給他們哥倆分了,女兒已經出嫁就別惦記了。

為了讓哥倆分得一樣多,我又從老本里拿了些錢,兩個兒子一人10萬錢。沒有女兒一分錢,女兒沒有說話,很是不開心地回家了。

雖然女兒不愛搭理我了,但我覺得自己有兩個兒子,自己將來的養老一定會有人管的。

這兩年因為疫情的原因,我感覺一個人居住生活太過孤單了。我就給兩兒子說跟他們一起居住養老,沒有想到兒媳卻說我還能夠自理,最好不要居住在一起,要不會產生矛盾的。

我就想女兒總是自己的親閨女,她應該不會嫌棄我的吧?也沒有想到女兒居然用三個字就把我打發了。

什麼叫“不方便”的啊!女兒每年冬天都會把自己的公婆接到家裡一起居住,帶他們去旅遊,帶他們出去吃飯喝茶的,為啥對我這個親媽這樣冷淡呢?

後來,我終於想明白了,

寫在最後:
父母與子女間的關係是一場漸行漸遠的修行,父母要把一碗水端平,才能夠讓自己的家庭和睦安穩,才能夠把子女的關係凝聚好。

如果做父母的對子女不能一視同仁,那也不要把心偏得太過了,否則到了晚年,淒涼悲苦的日子也是自己平日里積攢的恩怨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