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不覺已至深秋,人生猶如四季走過春的絢麗夏的茂盛,便剩秋的蕭條和冬的寂寥。

龍應台在作品中寫: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謂父女母子一場,只不過意味著,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。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,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訴你:不必追。”

漸行漸遠是所有父母和子女之間不可扭轉的結局,我們沒有辦法改變也無法逃避,隨著年齡的增長,生命在流逝,時光老去,一切看似平靜卻又沒有真正的平靜。

父母和子女之間從陪伴到遠離,直到其中一方消失不見,生活就是如此殘忍,它不管你究竟能不能忍,從不手軟。

不少人會慢慢察覺到父母的疏遠,從小時候的無微不至,到如今的不管不問,甚至還有一部分父母乾脆將早已成年的子女推得很遠。

那些看起來冷漠且令人無法理解的行為被解釋為“糊塗”,老糊塗了的長輩們總會做出一些不合時宜的事情,他們冷漠、指責,甚至破口大罵……

可是你有沒有想過,有一種可能是他們正在悄無聲息地告別。

因為自知時日無多,怕你傷心怕你難過,於是裝出一幅冷漠的樣子,為的就是有一天他們從這個世界上消失,你能不像小時候那樣無助難過。

每個人都要成長,被迫做一個不動聲色的大人,不再為了一隻玩具一枚糖果傷心落淚,堅強地面對這世間的一切。

人生的路走著走著就會發現許多人悄悄掉了隊,那些能夠始終陪伴的人不是父母也不是子女,而是毫無血緣關係的老伴。

人總是越到最後越清醒,當一個人看清生活的真相後就會變得理智,明白有些感情注定要收尾,這才開始疏遠為收尾做準備。

任何時候都不要為父母的突然涼薄而困惑,他們愛你的心從未變過,只是老了,再也不能像年輕時那般對你百般呵護。

父母就像懸在我們頭頂的一把傘,烈日當頭時遮陽,雨雪交加時禦寒,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,歲月之刃將這把傘慢慢劃破,再也沒了從前的光鮮,便成了經不起風吹的模樣。

於是

為人父母令人堅強,那對被稱呼為“爸爸媽媽”的人,從來不會在子女面前哭鬧,他們也有糾結迷茫的時候,也有疲憊難過的瞬間,只是常年選擇報喜不報憂,讓他們看起來格外堅強。

每個人在社會上都是普通人,即便他們在家裡顯得高大而勇猛,到了社會上卻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平凡人。

迎著風雪在路邊擺攤的中年人是誰家父母,頂著烈日在工地上搬磚的粗糙漢子又是誰的家長,還有那些點頭哈腰陪著笑臉談客戶的業務人員,等等。

每個人的努力都有原因,除了活著還有愛,用自己的雙手撐起一片天,為自己更為後代。

當時光老去,他們的雙手再也沒了能夠撐起頭頂雲朵的力氣,甚至慢慢地雙手無法舉起,於是用冷漠砌成台階,悄悄藏起自己的脆弱。

我有一個單親家庭的朋友,父親去向不明,從小到大家中就只有他和母親相依為命。

在他口中的告別從來都是大吵一架,每次放假回家母親都會提前好幾天精心準備他最愛吃的飯菜,而在他即將離家的前一天,母親必然要翻臉找茬。

這種生活反反复复許多年,他和她都已經習慣用“吵架”來告別,這種相處模式持續了十幾年,終於有一天,母親將他攆出家門,並狠狠地罵他“白眼狼”。

賭氣的朋友認定母親將對父親的怨恨全都撒在了無辜的自己身上,於是成家之後真的很少去母親跟前找罵。

他的日子過得不錯,雖然偶爾也渴望親情,但一想到母親兇巴巴的臉,瞬間收回了思念。

直到母親去世之後他才從親鄰們口中得知,那個狠心將他罵出家門的母親,每次都會在他離開後,望著他離去的路久久出神。

父母和子女之間天生就在博弈,因為愛和關心,從小到大都被父母管束,又同樣出於關心和愛,子女們和父母的關係也逐漸發生轉換。

網上曾流行這麼一句話“你陪我長大,我陪你變老”,這世間的深情莫過於此,記憶雖能記很久,緣分終究有盡頭,只願時間慢一點,若時間不能慢,就讓感情淡一點。

並不是所有的疏遠都是厭倦,有些人的疏遠是精心呵護,明知情深緣淺是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,不如乾脆從此淡了情斷了緣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