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毛說過一句話:

“我們不肯探索自己本身的價值,我們過分看重他人在自己生命裡的參與,過分在意別人的評價。”

有那麼一種傻傻的人,在感情裡忽視自己,對別人則毫不保留,傾其所有。

為了成全他人,選擇辜負自己。

很多時候,我們學會了照顧別人,擔心別人,開解別人,卻惟獨忘了取悅自己。

有一種傻女人,心腸軟,太珍惜一份感情,累點苦點也願意。

雖說有時候付出也是一種幸福。但一味透支自己成全別人,也總有精疲力盡的時候。

《歡樂頌》裡有位姑娘,叫關關,她心地很好。關關經常加班,並非工作繁重,而是心疼同事,總幫同事幹活。

有一回,同事身體不舒服,請求關關代勞工作,關關沒想太多就答應了。

結果工作出了紕漏,惹得領導一通批評。那位央求她幫忙的同事沒有出來解釋,事後也沒有半句安慰。

“人情似紙張張薄,世事如棋局局新”,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本就戰戰兢兢,活著不能只為了讓周遭的人感到滿意。

太重感情,往往容易陷進人情世故中的泥淖裡,反而辜負了自己。

情深不壽,愛極必傷。掏心掏肺不一定能換來對等的回應,淡淡地處,反而能細水長流。

再好的感情,也別用力過猛。這並不等於冷漠、不近人情,而是不刻意討好,也不盲目犧牲,先把自己過好,才能更好地幫助他人。

麥克斯・埃爾曼說過一句話:

“對待自己溫柔一點,你只不過是宇宙的孩子,和植物、星辰沒什麼兩樣。”

當你對別人溫柔時,也記得心疼自己,因為你和別人一樣,都是需要照顧需要愛的孩子。

魯迅的原配妻子朱安,不識字,卻懂禮儀;嫁入魯家時年紀還輕,卻性格沉穩,厚道待人。

魯迅是不幸的,受父母強迫娶了朱安。但魯迅後來遇見了真愛許廣平,和她共築起一個暖窩。

與魯迅相比,朱安更加不幸。朱安為了堅守名分,卻真的“做一世的犧牲”。白天陪伴她的,只有年邁的魯迅母親——魯老太太。而太陽下山後,她獨自守著空房,寂寞到老。

作家蘇芩說:

愛世界,愛自己,是女人一生的兩大課題。愛世界,是一種善天下的寬厚;愛自己,是一種善其身的自護。

愛別人太多,愛自己太少,就像無源之水,很快就會抽乾。

要愛世界,做一個善良寬厚的人;同時也要足夠愛自己,讓自己擁有面對困難的勇氣,擁有更多的選擇,掌控自己的命運。

去年公寓裡搬來了一家新鄰居。由於女主人也經常逛菜市場,交集多了也就熟絡起來。

我最初叫她王姐,她擺擺手笑了,說:“得叫阿姨。”還用手指比了一個“五”,說自己剛過五十。

我很驚訝,因為她看起來真的一點不像,身姿挺拔,皮膚狀態也很棒,舉手投足得體、有氣質。

話題越聊越多,我便向王姐求教她的保養之道,想知道她是如何留住了自己的青春,竟和同齡人差距那麼大。

王姐總結出三點:

1.愛自己的第一原則是保持健康。她從不熬夜,定期運動,飲食均衡。

2.很愛子女,卻從不過多干涉子女的生活,這樣一來也有更多時間享受生活。

3.利用空閒時間豐富自己。王姐學會了書法、古箏,偶爾旅遊,見識更廣闊的天地。

正如畢淑敏的一句話:

如果這一世,你能愛惜身體珍重靈魂,那麼從這個港口出發,你會成為一個身心平和的幸福小舟,一步步安然向前,駛入珍愛他人珍愛萬物珍愛世界的寬廣大海。

人生苦短,最成功的事,就是讓自己幸福起來;最值得做的事,就是深愛自己。

愛自己,是生活的頂級智慧。

周國平先生說:

“幸福,不是活成別人那樣,而是能夠聽從自己內心的生活。”

要為自己而活,認真過自己的生活,把自己當成伴侶那樣,好好寵自己,一生做自己的愛人。

愛自己,才是終生浪漫的開始。

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