孝敬父母此乃天經地義,不能說任由父母干涉自己的人生大事,依然唯命是從,聽之任之,純粹是愚孝,而不是孝順!

我們村有位相當有名望的裁縫,與母親相依為命一生,最後凍餓慘死家中。

小時候經常去裁縫家裁剪衣服鎖邊,而後回家我媽縫紉機再做。

那時候裁件衣服帶鎖邊2塊,做件衣服5塊,一般都捨不得花錢讓裁縫做,都是裁縫剪好回家自己做。

技術好的裁縫既省布而且樣式好穿著得體。

裁縫技術精湛,家裡經常排隊,不光自己村的,還有鄰村的,自己又捨不得花錢僱人。

每次去他家忙的不可開交,他媽特干淨,必須打理的家中窗明幾淨,一塵不染,然後給媽做好飯洗刷收拾完才能開始乾活。

在我的印像中,他媽小腳老太太,整天盤著腿坐在大熱炕上,勝似太后老佛爺,從沒見她媽臉上露出過絲絲笑意,好像誰欠她似的,儼然一副高姿態。嘴裡還不斷嘮嘮叨叨的,任憑她媽嘮叨謾罵,裁縫只是笑而不語,該干嘛幹嘛,脾氣性格相當的好。

我很好奇不由得回家問我媽,咋裁縫技術那麼精湛,沒老婆,沒兒女呢?

我媽說,都是愚孝苦了自己一生。

我媽說,裁縫父親早亡,他有兩個妺妹,孤兒寡母娘幾個相依為命生活。

她媽性格孤僻,說一不二,時刻堤防恐懼生怕受到任何傷害,也許是極度缺乏安全感所致。

兄妹幾個覺得母親拉巴他們不容易,因此對老母親唯命是從,聽之任之。

後來兩個妹妹裁縫相繼成家,猛一下家裡熱熱鬧鬧突然剩下他媽一個人,老太太接受不了,覺得孤單寂寞,非得讓兒子陪她作伴,習慣成自然,養成了她媽霸道的性格,偶然一次兩次媳婦能容忍,天長日久媳婦當然不能忍受,有男人守活寡。

夫妻之間逐漸產生矛盾,媽只有一個,而媳婦牆上的泥皮,鏟了可以再抹,舍媳婦不捨媽,只好放棄媳婦。

裁縫至從離婚後再沒結婚,即使再婚他媽攪得過不成,索性用畢生心血陪伴母親做個大孝子算了。

裁縫舊房翻新房建了四間房。

一直娘倆相依為命生活,後來做衣服人少了,大部分人買衣服穿,裁縫偶爾給老人做件壽衣,收入不多,不過夠娘倆生活。

裁縫媽壽命長,活了90歲駕鶴西去。

媽去逝,裁縫70多歲,一個人孤單無注,沒幾年得了癌症,裁縫又捨不得入五保戶,自己有房有存款,讓自己外甥享受財產,可是外甥不在一個村,偶爾過去看看裁縫送些吃喝,伺候不周到,得病半年時間追隨母親去了。

外甥安葬完裁縫,存款居為已有,房子變賣,物是人非,已成過往,只是在人們記憶中曾經有過一對母子在此逗留過罷了。

百善孝為先,在人的一生當中,對自己恩情最深得莫過於父母,所以要感恩父母,孝敬父母,是做人的本分,是天經地義的美德。但是孝順父母適可而止,不能以犧牲自己幸福而孝順母親未必代價太大了,結果雞飛蛋打一場空,賠了夫人又折兵。

發表迴響